新浪微博/騰訊微博/加入收藏/在線留言/網站地圖/聯系火龍 歡迎來到濟南火龍熱陶瓷有限責任公司官網!

全國咨詢熱線:400-0531-696
180 5316 9090

火龍動態

輕質耐火隔熱材料廠家

文章出處:責任編輯:火龍節能查看手機網址
掃一掃!輕質耐火隔熱材料廠家掃一掃!
人氣:-發表時間:2020-11-09 15:00【

  輕質耐火隔熱材料廠家

  濟南火龍熱陶瓷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06年3月8日,主要業務覆蓋領域為:輕質耐火隔熱材料的生產和耐火保溫工程的施工及材料配套?;瘕埞竞喎Q“火龍節能”,公司旗下品牌“HLGX”?;瘕埞澞?4年致力于陶瓷纖維及其深加工產品、納米孔體隔熱材料、有機硅高分子材料及相關功能型產品于一體的生產研發基地和隔熱保溫領域工業節能產品應用推廣平臺。

  輕質耐火隔熱材料系列產品清單        

  火龍輕質耐火隔熱材料主要以硅酸鋁系列為主,硅酸鋁保溫材料(陶瓷纖維)是由高溫熔融,經特殊工藝成纖的一種輕質多孔纖維狀隔熱材料,再經不同生產工藝深加工成的各種形態和功能的產品,以應對不同耐火保溫部位的應用。

  硅酸鋁保溫材料根據分類溫度劃分為3個等級,1050型、1260型和1400型。為了進一步降低硅酸鋁保溫材料用戶的筑爐成本,火龍節能將陶瓷纖維保溫材料根據使用溫度不同,細分分為普通,標準,高純,高鋁,鋯鋁,含鋯6個等級(企標,非國標)。幾乎每種HLGX產品形態的產品都有6種級別。下面看一下火龍硅酸鋁保溫材料的9種常見產品。

  1、輕質耐火隔熱材料-HLGX陶瓷纖維棉(容重<0.2,1300℃)

  火龍陶瓷纖維耐火棉主要用作其他產品的原材料和特殊部位的隔熱填充。

  2、輕質耐火隔熱材料-HLGX陶瓷纖維毯(容重0.128,1300℃)

  火龍陶瓷纖維毯又叫硅酸鋁卷氈、陶瓷纖維卷氈,主要用作工業窯爐爐襯、背襯,高溫管道保溫,高溫隔熱墊片,陶瓷纖維組合塊原材料和特殊部位的隔熱填充,以及建筑防火隔斷,保溫消音等。

  3、輕質耐火隔熱材料-HLGX陶瓷纖維紙(容重0.2,1200℃)

  火龍陶瓷纖維紙又叫硅酸鋁紙、耐火隔熱紙、防火紙、不燃紙、阻燃紙,主要用作工業絕緣、高溫密封墊片、高溫膨脹縫填充隔熱材料,玻璃脫膜紙、脫硝催化劑生產用紙等。

  4、輕質耐火隔熱材料-HLGX陶瓷纖維濕法氈(容重0.22左右,1300℃)

  火龍陶瓷纖維氈,又叫硅酸鋁氈主要用作工業窯爐背襯、高溫設備絕熱保溫、墊片,高溫膨脹接縫等。

  5、輕質耐火隔熱材料-HLGX陶瓷纖維板(容重<0.4,1300℃)

  火龍陶瓷纖維板,又叫耐火纖維板,隔熱板,保溫板,主要用作窯爐背襯、磚瓦隧道窯擋風板,鋁電解槽背襯、實驗電爐爐膛等。

  6、輕質耐火隔熱材料-HLGX陶瓷纖維異型件(容重<0.5,1300℃)

  火龍陶瓷纖維異型件,主要用作有弧形,凹槽,凸起結構的耐火保溫材料,如小件整體爐膛,爐盤、溜槽、鋁水堵頭,燒咀磚、測溫孔、觀察孔等。

  7、輕質耐火隔熱材料-HLGX陶瓷纖維組合塊(容重<0.24,1600℃)

  火龍陶瓷纖維組合塊,俗稱硅酸鋁耐火棉塊;按照錨固件預埋與否,又分為陶瓷纖維模塊和陶瓷纖維折疊塊2種,主要用作熱風爐、熱處理爐等飛冶煉用工業窯爐爐襯、磚瓦隧道窯平吊頂、環窯全纖維爐襯,谷電蓄熱式采暖爐爐膛等。

  8、輕質耐火隔熱材料-HLGX陶瓷纖維紡織品(容重<0.6,1000℃)

  火龍陶瓷纖維紡織品是一個大類,俗稱硅酸鋁紡織品;按照形態分有陶瓷纖維布、帶、繩、陶瓷纖維盤根,套管、紗線,應對絕緣要求,有火龍玻纖增強型和耐高溫不銹鋼絲增強型陶瓷纖維布帶繩紗線?;瘕執沾衫w維紡織品主要用作HLGX可拆卸保溫套、消防勞保、防火服加工原材料或高溫爐門隔熱密封等。

  9、輕質耐火隔熱材料-HLGX陶瓷纖維澆注料(容重0.5-1,1300℃)

  火龍陶瓷纖維澆注料是一種加水攪拌后具有較好流動性的材料。成型后經養護、使其凝結、硬化、按一定制度烘烤后使用。主要用于砌筑煉爐背襯。

輕質耐火隔熱材料廠家采購熱線400-0531-696。

本文由濟南火龍熱陶瓷有限責任公司整理

  轉載請注明出處www.skyyonline.com

侵權必究

此文關鍵字:輕質耐火隔熱材料廠家

魯公網安備 37010202001303號公安備案

微信公眾號
男女啪啪高清无遮挡免费无,禁止的爱善良的未删减版在线播放,给中小生开嫩苞a片,男同桌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